iWYC Blog
iWYC Blog
2020年是中国银行的至暗时刻
2020年是中国银行的至暗时刻

不管是国家,还是企业、个体,2020年可谓是风云突变。中国银行也面临着层层考验,在系统性风险面前,风控的底裤被大众一览无余。

一、 中行原油宝穿仓

1. 原油宝是什么?

原油宝是一款可以买涨和买跌的“理财”产品;其价格挂钩原油期货,所以实际上是高风险的金融衍生品;中行实际上是中间人的角色,客户做多也能做空,中行只需要把多空轧差后,剩下的金额去交易所买等量原油,做对冲即可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客户可以获得收益,并承担对应的风险。中行赚取无风险的交易手续费(类似券商的佣金)。

2. 穿仓始末

受到疫情的影响,原油价格处于低位,所以很多投资者通过原油宝做多,那么中行在交易所(CME芝交所)对应持有多头。

原油期货按月交割,通常情况下并不会交割实物,而是在截止日期之前移仓到次月合约。

而按照中行的产品设计,会在最后一天移仓。也就是4月21号凌晨。而且对于大资金而言,通常会使用TAS(Trade at settlement)机制,这是WTI原油的一种交易机制,交易员提前设定,以某一特定时间(北京时间上午2:28-2:30这3分钟)的交易平均价格,来作为清仓的交易价格。这一机制对大客户而言,减少了工作量,而且不会造成清仓时导致的价格波动。但是,TAS指令需要提前设置,而且无法取消。中行原油宝产品一直选择在最后一个交易日使用TAS指令进行移仓。

恰逢今年原油需求不足,原油期货也十分便宜。而四月中旬,CME芝交所修改了规则,允许期货跌至0元以下(这些都是伏笔)。中国银行期间确实多次给客户发过短信,提示相关风险,但并不能擅自代替客户移仓。

国际空头早就盯上了中行,(1)没有现货交割能力,所以到期必须卖;(2)产品设计,限定为合约到期日卖;(3)清盘时会选择TAS指令,挂钩北京时间2:28-2:30这3分钟的交易价格。
国际空头需要做的,就是(1)也选择TAS清仓方式(把空头的仓平掉)(2)在北京时间上午2:28-2:30这3分钟,利用整个市场流动性不足、多头薄弱的特点,瞬间把五月原油价格砸到最低点——负37美元。

https://img.imwyc.top/mweb/15935211982135.jpg

按照CME交易所的规则,中行持有的头寸全部按照-37美元交割。在原油宝买多的投资者,不仅损失了本金,还要“倒贴”。

最后中行原油宝亏损的可能有90亿左右。当然,买空原油宝的投资者自然是大赚。

3. 后续解决

最开始的时候,中行的态度比强硬,按照原油宝的产品合同,这90亿的亏损由看涨的投资者承担。

但后续随着投资者的抗议、监管机构的介入,以及中国的国情,中行最终承担了亏损,并且还有赔付投资者部分本金(原油宝产品合同中设计了20%的平仓线)。

4. 思考

产品设计的问题吗?
中行的产品则直接设计为最后一个交易日移仓。工行、建行类似的产品,设计为提前1个星期进行移仓。注意,投资者其实可以在银行统一移仓日之前,自行调仓。

这样的设计,各有优劣。提前一周强制移仓,可以规避期货合约到期前流动性紧张导致的价格波动;而中行这种完全复刻交易时间的做法,对于专业投资者而言有更多选择的余地。

除了移仓日期的设计以外,中行确实没有考虑到原油期货成为负数的情况,所以在和客户签订的合同中存在保证金和平仓线的争议。

投资者适当性的问题?
原油期货是金融衍生品,是高风险的投资品种。一般的散户无法参与到CME交易所的期货交易中,中行的角色可以简单理解为代客交易,什么时候买、什么时候卖、提前多久移仓,应该是投资者自己考虑的问题。

原油宝在投资者适当性上做得不到位,导致很多非专业人士购入。

但疫情之后,石油价格暴跌,又有多少贪婪的人是主动杀入原油期货中呢?

并不是负油价
原油考虑到开采和运输存储成本,到客户手中肯定是正数。而期货之所以能成为负数是因为笃定中行不会交割现货。

很多媒体鼓吹负油价balabala,其实并不是。原油现货的价格一直是正数,并且原油期货在4月21号之后立即回到了之前的水平。

二、 Wirecard造假与破产

在瑞信造假事件之后,德国著名支付公司Wirecard爆出财务造假丑闻。(19亿欧元,合21亿美元),最糟糕的Wirecard已向慕尼黑地方法院申请破产,这对债权人和股东而言意味着,绝大部分钱是拿不回来了。

2019年中国银行和其他至少15家商业银行组成的银行团向其提供了20亿美元的融资。到目前为止,Wirecard公司已从中国银行拿走近8000万欧元贷款,从中国农业银行拿走5500万欧元贷款。

这件事对于中行而言可能也是飞来横祸,Wirecard被称为“欧洲支付宝”,并且因为贴合欧洲对金融科技发展的渴求,受到德国官方的支持。对于这样一家明星企业,银行的授信和贷款再也正常不过。但现在,“德国的骄傲变成了德国的耻辱”。

首页      未分类      2020年是中国银行的至暗时刻

发表评论

textsms
account_circle
email

iWYC Blog

2020年是中国银行的至暗时刻
不管是国家,还是企业、个体,2020年可谓是风云突变。中国银行也面临着层层考验,在系统性风险面前,风控的底裤被大众一览无余。 一、 中行原油宝穿仓 1. 原油宝是什么? 原油宝是一款可…
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
2020-06-30